Ag真人游戏

Ag真人游戏

陇海铁路西安段瘫在洪水中 垮塌竟是挖砂惹的祸

来源:本站添加时间:2022/07/20 点击:1

  陇海铁路西安段瘫在洪水中 垮塌竟是挖砂惹的祸6月9日15时33分,历经一天一夜暴雨后重新沐浴在阳光之下的西安市灞河铁路大桥5个桥墩突然发生连续垮塌,6段桥梁百余米桥面瞬间湮没在滔滔灞河水中。陇海铁路(甘肃兰州往返上海铁路的大动脉)西安段随即全部瘫痪。

  陇海线告急!数十列列车受阻!数十万旅客行程受阻!晨报记者昨日下午紧急飞赴古城西安,截至记者昨晚10时发稿,坍塌铁路大桥仍在昼夜抢险中,来自西安及上海铁路局消息称,两地及沿线部分往返列车仍旧处于停运状态……

  6月10日16时许,记者一抵达西安咸阳机场便感受到了陇海线大动脉暂时瘫痪带来的压力,机场售票柜台成为了候机大厅“人气”*旺之地,这里大部分是上海、合肥等东去方向旅客。从这些满头大汗人们的脸上,不难读出60余公里外塌桥地的紧张气氛。一位操着上海口音的男子告知:“我买了9日西安至上海的T140次火车票,桥塌了后,在火车站蹲了一夜不说,没想到机票也这么紧张。”

  17时25分,记者赶到西安城东郊灞桥区灞河铁路大桥坍塌现场。隆隆作响的灞河水搅拌着事故现场起重机的作业声震撼着这里的每一个角落。记者看到,已经有近500名警员布署在通向事故现场的每一处入口,即便是这样,仍有近千余当地居民或用望远镜、或攀高而立默默注视着已经拦腰被斩断成两节的灞河铁路大桥。

  记者目测,该桥足有1000余米长,呈150余米的豁口断开,断裂的桥身如散落了骨架般栽进河中,浑浊的黄泥水由东向西肆虐而至,数米高的浪花在大桥上空飞溅起浑黄的水雾,让伫立于一旁的记者为之惊心。桥身断口处,两道铁轨如瀑布般一泻而下,倾入水中,景象颇似游乐场中飞船入水“急流勇进”的轨道。被河水吞没的铁轨已被断石挤压成麻花状,而河岸边已有千余抢险工程人员,或操纵起重机,或齐力拉纤吊起铁轨和断裂桥身。

  抢险人员告诉记者,由于铁路大桥坍塌面积过大,目前修复时间尚无法确认,但在10日凌晨5时,抢险人员已经在垮桥东侧新铺了一条100米长的铁轨,连接距垮塌大桥50米远平行的西康(西安往东至安康)线铁路大桥铁轨,并拿出绕行方案。不过临时铁轨承受不了太多列车通过,因此仅限于不到十列的各方向车次。记者还了解到,因垮桥造成的该地区通信光缆中断也一时无法全面恢复,铁路工作人员临时为现场抢险指挥部架设了电话专用线。

  记者在现场发现了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有两块巨大的脚手架歪歪斜斜地躺在河水中。据当地居民介绍,坍塌的灞河铁路大桥桥墩及基座近日正在加固。而如今,垮塌的5个桥墩在急进的河水中早已没了踪影,惟有豁口处昂首凸起的大石块仿佛桀骜不驯般印证着发生在24小时之前的那场惊心动魄之景。

  中午12时左右,下了一天一夜的暴雨终于止住,一些小孩趁着日头在岸边玩水,还有人在河边垂柳下悠闲地钓鱼。13时许,正在河水中嬉戏以及垂钓的人们发现河水突涨,混浊的河水滚滚西去,在河中嬉戏的一男子发现河水已涨到胸部,慌忙跑上岸。此时,有两个小汽车般大小的连接铁板从上游方向顺流急速而过。河水暴涨,垂钓者、嬉戏者迅速跑上岸。13时20分,西安市灞桥区防洪委员会沙石管理站工作人员赶到现场,紧急疏散河中、河边、桥头的群众,听说是接到了上游20公里外的马王渡水文站洪水来临的通知。

  13时45分,洪水到达灞河铁路大桥,大桥桥墩在洪水激流的冲击下越来越松动,防洪部门立即组织人员抢险,将沙袋投在桥墩下,分散激流保护桥墩,但沙袋一下子被洪流冲走。继而,铁桥下用来维修的电机、搅拌机以及架设的钢架等先后被激流冲走。

  15时30分,一列开往安康的火车在距灞河铁路大桥东侧50米左右的西康铁路桥上疾驶而过。短短3分钟后,陇海线号桥墩轰然倒塌,铁路线拦腰跨塌陷入激流。

  柳巷村一位摩的司机告诉记者,**个桥墩倒塌前,他恰巧载客到河对面,桥塌了后,一旁公路桥也被封了,他只好站在岸边,却万万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始。

  据其讲述,当时只见滚滚洪流汹涌澎湃,溅起一两米高的浪花。15时43分,第3号桥墩突然又发生塌陷,人群一阵惊呼,铁路线万伏特的高压电线跌落在洪流中,幸亏铁路部门紧急采取断电措施。15时53分,第5号桥墩被激流冲垮,站立一旁的他感到明显的震动。16时01分,第2号桥桥墩又被洪水冲毁,汹涌的波涛肆虐着从东向西奔去。50分钟后,临近北岸的灞河铁路大桥1号桥墩半部根基在急流的冲击下裸露在外,随着轰隆一声巨响,1号桥墩塌陷。至此,陇海线多米的铁路桥完全垮塌断裂。

  这位摩的司机说:“昨夜一整晚都没睡好,做梦都想着是不是还会有一次坍塌。”在事故现场,有关抢险人士告诉记者,从6月8日至9日在包括西安市在内的陕西大部分地区出现的强降雨过程导致二十年来罕见的暴雨灾害,全省有12条江河水位暴涨,在西安灞河上游的秦岭也暴发了大规模山洪,已经有2人死亡数人失踪的情况。

  该人士告知,在暴雨发生时段,灞河上游水文站已经记录到洪峰,9日午后虽然雨停天晴,但已经形成的洪峰正向陇海线灞河铁路大桥所在位置急速前进,因此,在垮桥前有关部门便接到通知提前1小时封桥,这才避免了列车通过时垮桥造成的无法估量的灾难。垮桥前,洪水流量已达到500至600立方米/秒,成为自1984年以来灞河*大的一次洪水,而在*后一个桥墩坍塌前,流量已增至750立方米/秒,这是极为罕见的。

  当记者迂回在事故现场的每一个角落,凡是负责指挥抢险的人士,对于记者所问及的垮桥原因凡有回答的,无一不是“当然是大洪水冲垮的”。

  然而,紧邻陇海线灞河铁路大桥的当地居民,对于此次垮桥的说法却有了另外一种版本。

  据这些居民告诉记者,陇海线灞河铁路大桥近日正在加固,当时河中还停放着目前已经被洪水卷走的电机、搅拌机以及架设的钢架等,而此次加固事出有因,即在半个月前,西安某电视台播放了大桥桥墩日渐裸露的电视画面,引起了有关方面的警觉。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按当地居民的说法,桥墩逐渐裸露,连灞河区经常下水玩耍的小孩子都知道,因为,这不是一年两年“造的孽”了。

  据告知,由于灞河上游即为秦岭山脉,不时有大量砂石冲入河床,且质地比泾渭等河流的砂石要上乘得多,因此,早在30年前,灞河便成为了采砂人必选之地,年复一年的挖砂已造成灞河上游覆盖河床的砂石日渐采空,挖砂地点也由之往下。居民说,原来陇海线灞河铁路大桥下的砂石与保护大桥桥墩的斜坡几乎平齐,但现在的情况是,砂石已经在斜坡往下2米之处了---疯狂挖砂把桥墩、桥基都掏空了。

  据记者了解,在垮桥下方有30多个砂站,每个砂站日存砂可达600多立方米,往往一天下来,有超过1万方砂石被挖砂人从距离陇海线不远的灞河铁路大桥屹立的灞河水中掏走。

  值得注意的是,距离垮桥东测50米之处又是一座铁路大桥---西康线,记者在事故现场看到,该桥此时仍约摸每10分钟便有一辆客车通过,此桥在往东50米,便是灞河公路大桥,其上往来车辆人们络绎不绝。

  尽管在事故现场,有关部门一些人士并未向记者谈及挖砂一事,但从现场另外一拨忙碌的人群中似乎可以看出,有关部门对此应该是有所了解的---部分工程人员开始向上述两桥桥基投放巨型石块以稳固根基。

  只是让记者不解的是,当记者询问起那位告知挖砂一事的当地居民的姓名时,人们突然沉寂了,*后仅仅抛出了一句话---“采砂是合理的,因为他们都有政府发的采砂许可证”。(晨报特派记者 王骥飞)